生命之旅  电视剧

评分:
7.0推荐

分类:电视剧 电视剧 时装都市 恐怖 惊悚 剧情 爱情 香港 1987 

主演:郑裕玲 周海媚 万梓良 吴镇宇 周星驰 

导演:邱家雄 

剧情简介

生命之旅电视剧上映于1987 年,由著名电视剧明星 郑裕玲 周海媚 万梓良 吴镇宇 周星驰  主演,飘花电影网为您提供《生命之旅》电视剧全集免费在线观看。剧情简介:剧情介绍:故事围绕着两个在孤儿院度过童年的好友——沈志豪和杜朗贤的人生转折,如何由莫逆之交变成仇人的经过。朗贤为弃婴,父母不详;志豪则是私生子,被送到孤儿院,两人因此认识。未几,朗贤被富商杜伯勤及严秀更多详情 
 排序

分集剧情

  • 第1集
    沈玉蓮把與杜伯勤生下之私生子沈志豪交托與鄰居陳淑梅撫養後,跳樓自盡。嚴秀芳接獲消息後趕至,在三姐慫恿下,拒絕撫養志豪,並將此事向伯勤隱瞞。淑梅因夫蘇定吸毒好賭,經濟拮据,無奈送志豪到孤兒院。志豪在孤兒院結識李國棟,二人成為好友,互相照顧。秀芳多年無所出,決到孤兒院收養孤兒,秀芳本選中志豪,但志豪不忍國棟失望,故意生事,引秀芳反感,秀芳終選中國棟帶回杜家收養,改名杜朗賢。多年後,朗賢外國留學歸來,在伯勤之福臨金行中任職,並往訪在電視台任護衛員之志豪,老友重逢,暢談一番。淑梅生日,志豪與淑梅之情夫谷兆和本打算齊替淑梅慶祝,但兆和臨時被其妻鄧素琴召回家,淑梅內心不禁失落。谷海敏為工作偷偷潛入電視台,...
  • 第2集
    志豪與海敏合力制服狂徒,但海敏已因此而當眾出醜,對志豪不滿。而志豪事後得悉海敏乃兆和之女,對她另眼相看。志豪往探正在獄中戒毒之蘇定,蘇定愧對志豪,自責一番,志豪好言安慰之。志豪正積極籌備與阿娟之婚事之際,阿娟因不滿志豪改不了不思進取之性格,決與他分手,志豪挽救無效,痛苦不堪。志豪向朗賢訴苦,借酒消愁,醉後毀壞公物發洩,遭警察拘捕。伯勤聞訊,與生意拍檔車宗持趕往保釋之。伯勤對志豪大感不滿,厲言斥責朗賢一番。蘇國威回港度假,自恃學識豐富,看不起兆和及志豪等人。國威往訪趙子鳳,二人互訴別後情懷,情意綿綿。蘇定出獄,到梅家探訪,遇兆和,蘇定自卑,即告辭而去,在門外苦候國威見面,但國威卻全不理會蘇定,志...
  • 第3集
    威一直向子鳳隱瞞蘇定坐監之真相,及後二人逛街時巧遇蘇定,國威被逼向子鳳直言,子鳳全不介懷。海敏意外弄傷淑梅,淑梅本不肯放過海敏,要鬧上差館,志豪至,把海敏身分告知淑梅,淑梅才肯放過海敏。俞珊珊與趙子龍發生關係,珊珊有孕,在海敏及志豪努力撮合下,二人得以成婚。志豪並因此發現子鳳之家庭環境並非富家之女,告知國威,威、鳳互相原諒,更為了解,感情更進一步。國威啟程返回英國讀書,蘇定為趕往送機而弄致被吊銷駕駛執照,國威終被感動,原諒蘇定,蘇定大感安慰。海敏工作上遇挫折,志豪安慰之,二人往還漸密,兆和發覺,大感不滿,恐因此會被海敏發現他與淑梅之關係。...
  • 第4集
    朗賢一偶然機會下認識屈家裕,被其獨特氣質所吸引,多次欲展開追求,家裕卻處處迴避,朗賢正苦苦思念之際,其好友車逸仁宣佈訂婚,其未婚妻竟就是家裕,朗賢大感失落。志豪介紹蘇定到其居住之廈任職管員,兆和得悉,加以鼓勵,淑梅心中亦感安慰。朗賢為慶祝福臨廿五週年而構思之推廣計劃被伯勤否決,朗賢大感懷才不遇,向伯勤辭職,秀芳相勸無效,甚為憂心。兆和見地產市道大好,見獵心起,傾盡積蓄炒樓,在志豪及子龍等協助下,初步成功,在蘇家大肆慶祝。時海敏從蛛絲馬跡中查出和、梅之關係,突闖至蘇家。...
  • 第5集
    海敏出言侮辱淑梅,兆和怒摑海敏,海敏悲憤奪門而去,志豪欲加勸阻無效。海敏本欲將一切告知素琴,終亦於心不忍,及後亦體諒到兆和之處境,才決定將此事守秘。朗賢到美格來廣告公司上班,第一單生意即遇挫折,其上司蔣文冰雖然外表冷冰冰,甚被其下屬非議,但她對朗賢頗為賞識,加以鼓勵,令朗賢對她印象大改。海敏一時口疏,把和、梅之關係揭穿,素琴大肆吵鬧,時兆和已因炒樓失敗,為經濟拮据而煩惱,無暇向素琴婉言解釋,素琴一怒離家出走,與海敏搬到酒店暫住。兆和經濟陷入困境,無法可施下,將樓及車行賣去,素琴不知就裡,以為兆和有心拋棄,到蘇家大吵大鬧,並要跳樓自盡,兆和一時激憤,亦嚷著要與素琴齊死,志豪加以拯救,混亂中被推下...
  • 第6集
    兆和為救志豪而墮樓受傷,弄至不良於行,兆和更感意志消沉。而素琴母女因樓宇被押掉,唯搬往與淑梅等同住,素琴處處頤指氣使,淑梅唯有強忍。志豪在朗賢相助下,得逸仁答允以廉價批發時裝予志豪,志豪大為感激。文冰命朗賢負責皇室酒店之宣傳計劃,宗持得悉,把皇室之資料交予朗賢參考,朗賢振奮不已,努力工作,但伯勤最後卻把朗賢之計劃否決,朗賢以為伯勤有心留難,大為氣憤。淑梅欠下舖租多月,被業主追收,富記面臨倒閉,幸逸仁答允讓志豪先取貨後收錢,志豪現金得以週轉,才度過難關。朗賢以與家裕初見面之情景及家裕所作之歌曲作廣告之用,因事先未得家裕同意,向家裕道歉,家裕卻表示毫不介懷。海敏忍受不住上司之苛刻,一怒欲辭職,志豪...
  • 第7集
    海敏雖對志豪不滿,但為家計著想,仍忍氣吞聲回公司工作。富記樓上新開張一間色情場所,引來一班流鶯,淑梅恐因此而減少生意,憂心如焚,素琴火上加油,冷嘲熱諷一番。珊珊看不過眼子龍殷勤招待女顧客,大呷乾醋,子龍藉詞向趙炳借錢買名貴皮褸贈予珊珊,兩夫妻才和好,但子龍已被趙炳責罵一番。富記在志豪努力經營下,漸入佳境,淑梅、兆和俱感安慰。志豪一時錯手,連累海敏失職,遭上司苛責,海敏憤而辭職,志豪感內疚,求子龍代向海敏賠罪,子龍成事不足,反惹海敏對志豪誤會,素琴以為志豪存心害海敏,破口大罵淑梅、志豪,海敏感過意不去,終原諒志豪。海敏到新公司上班,因工作關係而認識年少有為之陳活泉,志豪偶遇二人,以為海敏對活泉有...
  • 第8集
    志豪勸朗賢應以真情對伯勤,朗賢被打動,回家向伯勤求諒,伯勤亦決定予朗賢發展機會,借出資金讓朗賢開廣告公司。活泉向海敏示愛,海敏婉拒之。海敏猜出志豪對自己之情意,施計逼他坦言愛意,二人共墮愛河。珊珊產下一子,子龍等人大為興奮之際,卻接到富記之業主通知,要加租七成,志豪親往找業主謝迪行求情,迪行以為志豪純為利益而博取同情,拒絕減租。志豪死心不息,與海敏再攜數簿向迪行說項,迪行冷言拒絕,時行之工人發生意外,豪、敏仗義相救,終打動迪行,答允只加租一成。海敏替朗賢裝修新公司,志豪戮力相助,二人感情逐步增長。志豪為接一大生意,向財務公司貸款。孰料色情中心遭人放火,波及富記,貨物盡失,志豪損失慘重。...
  • 第9集
    子龍見志豪陷於困境,求趙炳借錢相助,趙炳拒絕,子龍、子鳳唯傾盡積蓄借予志豪。國威寄信回家,著淑梅寄三萬元學費,淑梅等束手無策,蘇定偷去住戶之管理費往賭場博彩,悉數輸掉,更欠下高利貸三萬元。朗賢獲悉志豪困境,主動借五萬元予志豪,時打手到蘇家向蘇定追債,志豪唯替蘇定還債填數,把餘錢寄給國威交學費。素琴不欲受連累,欲將樓宇賣掉分家,因而與淑梅起爭執,素琴胃病發作,淑梅不記前嫌,細心照料,二人惡劣關係緩和。朗賢為助志豪,聘他入朗靈廣告公司幫手,Kent對志豪不滿,處處留難志豪。朗靈與美格來爭奪一朱古力豆廣告,朗賢聲明要把計劃書保密,Kent把志豪裝計劃書之公文袋調包,志豪又把公文袋失掉,志豪恐計劃因此...
  • 第10集
    子鳳在志豪幫助下,替朗賢拍廣告,在眾人齊心合力下,廣告拍成,但美格來料敵先機,針對朗靈之弱點,把生意搶去。志豪以為自己失去計劃書所致,引咎辭職,朗賢加以挽留。志豪到美格來追究,文冰乘機約朗賢見面,揭穿是阿Kent做內鬼,賢、豪大怒,斥責阿Kent,立即拆夥。阿Kent率領部屬跳槽,朗靈人手大為缺乏,子鳳厭倦導遊工作,自薦加入朗靈,朗賢欣然答允。珊珊把兒子交托予居於澳門之母親照料,趙炳不滿,二人再起爭執。朗靈一大客戶倒閉,加上阿Kent以前處事不當,朗靈受連累而被逼倒閉。朗、豪心生不忿時,巧遇阿Kent,二人痛毆他洩憤,阿Kent報警,眾人鬧上差館。...
  • 第11集
    伯勤斥朗賢鬧事,朗賢不忿,決搬到別墅暫住,秀芳相勸無效,大感左右為難。逸仁受秀芳之托,勸朗賢與伯勤和好,不果,反製造一機會讓朗賢陪家裕散心,朗賢愛在心口難開,鬱悶不已。伯勤生日,朗賢回家祝賀,父子倆冰釋前嫌,伯勤應朗賢所求,讓他到皇室酒店工作。素琴見志豪等維持家計艱難,於心不忍,暗中助梅釘珠賺外快,後眾人得知,一家人更感團結。志豪在酒家替人泊車,一次一時失手撞花伯勤之汽車,志豪堅持賠款予伯勤,令伯勤對志豪之印象改觀。海敏瞞著志豪寄應徵信往皇室任保安,志豪面試成功,到皇室上班,本與眾同事及阿財等相處融洽,及後阿財等見志豪與朗賢相熟,誤會他是勢利小人,內心暗加防範。朗賢與志豪出於好意,合騙一年老住...
  • 第12集
    國威認為是眾人連累他失學,大發脾氣,與素琴更是勢成水火,海敏為免二人多傷和氣,向其老闆租得一層廉價單位,與素琴搬往居住。子鳳對朗賢有意,故對國威避而不見,國威遷怒於朗賢,當眾羞辱賢、鳳,子鳳羞憤之餘,聲稱與國威決絕。素琴發現海敏與志豪相戀,大哭大鬧,要二人斷絕來往,志豪大感內疚,幸兆表示贊成二人相戀,志豪才稍為安心。文冰因生意關係而結識宗持,二人俱是情場老將,互耍手段吸引對方,二人對對方俱甚為欣賞。素琴為逼使志豪離開海敏,對他屢施厭力,更當眾羞辱他,加上國威要搬離梅家,志豪大感心煩意亂。志豪在酒店內奮勇擒賊,大受讚賞,阿石阿財等對志豪更感不滿。素琴闖上梅家,對志豪要生要死,逼他與海敏分手,海敏...
  • 第13集
    海敏為使素琴死心,要即與志豪結婚,志豪不想衝動行事,二人終決定以三年為限,努力打好經濟甚礎後才結婚。國威誠懇向子鳳求諒,子鳳雖對朗賢感情仍有保留,但矜持作祟,遂與國威和好。志豪無意中撞破財、德得包庇妓女在酒店內賣淫,為免至與眾人關係更傷和氣,答允將此事守秘。朗賢捉摸到伯勤之心理,自動提出降職為大堂經理,以更熟習酒店工作,伯勤對朗賢此舉大為欣賞。逸仁在台灣之女友聲稱懷孕,並以自殺相逼,逸仁唯決定與家裕分手,託朗賢轉告家裕真相,自己則趕往台灣。朗賢把一切告知家裕,家裕反應出奇地冷靜,但為免正平等追問,家裕到杜家別墅避靜,朗賢細心安慰之,內心對家裕之愛意重燃希望。原來逸仁在台灣之女友懷孕一事純屬騙局...
  • 第14集
    鐵葵反對家裕下嫁逸仁,因而與正平起衝突,鐵葵鼓勵家裕作出明智抉擇,但家裕生性柔弱,不願再生事端。逸仁找海敏設計新居佈置,海敏代朗賢不平,對仁、裕心存惡感,後經一件小意外後,海敏發現到家裕單純天真的可愛性格,對她觀感大改,二人迅即成好友。素琴被不良電器舖所騙買下品質差劣之電器,素琴到電器舖理論,與店員起爭執,志豪路過,加以相助,素琴對志豪漸生好感,二人惡劣關係有所改善。珊珊到皇室酒店訪友,無意中撞破酒店保安組人員代客扯皮條一事,酒店徹查此事,辭退組長何德,阿石等一班人誤會是志豪出賣何德,暗中埋伏襲擊志豪。...
  • 第15集
    志豪遇襲受傷,雖心知是阿石等所為,卻息事寧人,不加追究。同時,志豪被提升為組長,欲與阿石等改善關係,但阿石等對志豪已甚為不滿,冷淡對之。志豪購入一二手車代步,阿石、阿財看不過眼,車身畫花,被海敏遇見,海敏本要把財、石捉上差館,志豪卻再放二人一馬。文冰放大假,計劃到希臘旅行,暗示宗持同行,宗持婉言拒絕,文冰失望起起程,卻在飛機上現宗持已在等候,文冰喜出望外。逸仁在星加坡之女友李碧霞突到港訪逸仁,得知逸仁快要與家裕結婚,大受刺激,一度欲對家裕不利,其後又佈局使家裕誤會逸仁與她有染,逸仁追往向家裕解釋時發生交通意外。...
  • 第16集
    逸仁受重傷,被送入醫院急救,家裕亦意外中傷腳,同時亦被送院救治。宗持接獲消息,立即趕回香港,但逸仁已傷重不治,眾人悲慟不已,並決定將逸仁死訊向家裕隱瞞,以免她受刺激影響病情。宗持喪子之痛,心神大受打擊,文冰決陪他到別墅休養,二人感情更進一步。兆和晨時失足跌傷,志豪等急送兆和到醫院,苦無交通工具,剛巧伯勤駕車過,志豪向伯勤求助,兆和終送抵醫院。醫生本要兆和留院醫治,兆和不肯,偷偷溜走,志豪等苦勸無效。志豪親向伯勤致謝,伯勤對志豪印象改觀,好言教訓鼓勵他一番。家裕出院,碧霞往指責她害死逸仁,家裕才得悉真相,傷心內疚,加上碧霞經常加以騷擾,家裕精神大受打擊,正平決讓家裕入住皇室酒店避靜,碧霞欲持鎗闖...
  • 第17集
    志豪奮勇擒拿碧霞,救回家裕一命,伯勤讚賞志豪一番。財、石因工作關係而與數酒脂飛起衝突,志豪加以排解,財、石認為志豪處事不當,新仇舊恨,慫恿眾人罷工逼志豪辭職,幸朗賢處理得宜,加上何德明白到志豪之處境,開解財、石等人,眾終誤會冰釋,融洽相處。鐵葵考到英聯邦醫生牌,不理會正平反對,要到醫院行醫,並鼓勵家裕投入社會,多些見識,尋找一份工作,正平大力反對,後得伯勤、宗持之調解,正平才答允讓家裕到婦女團體賢德社任義工。朗賢對家裕熱烈追求,正平察覺,認為家裕不宜大快發展第二段感情,命家裕疏遠朗賢,家裕無奈從命,朗賢大感迷惑。後幸得宗等出面相助,賢、裕才能得以順利交往。兆和腳傷復發,卻不肯延醫診治,海敏想出...
  • 第18集
    兆和在鐵葵相勸下,答允再施手術醫治腳傷,終得痊癒。時光荏苒,轉眼兩年,兆和駕的士維生,決要東山再起。子龍則仍一事無成,與珊珊經常起小爭執。海敏亦已升職,更為全力投入工作。朗賢與家裕之感情則穩步發展,唯家裕心中始終覺得朗賢之性情不大相投。朗賢提升志豪為保安主任,志豪恐自己未能勝任,忐忑不安,海敏等加以鼓勵。志豪為屬下爭取福利,因而與會計部主管廖啟剛起爭執,朗賢勸志豪處事應圓滑一點,志豪卻感難以適應。文冰與Kent不咬絃,工作甚不愉快,宗持邀文冰到皇室工作,文冰欣然答允。朗賢舉行燒烤會,賢、敏俱樂於應酬,唯豪、裕甚不習慣,二人偷躲於一角閒談,樂在其中。子鳳到日本留學,但難抵刻苦之生活,由國威往接她...
  • 第19集
    志豪把屬下訓練至高水準,管理得有聲有色,朗賢向志豪奬勵一番,令志豪大出鋒頭。國威考取到會計資格,在志豪及朗賢暗中相助下,順利進入皇室工作。國威見事業有所發展,向子鳳提出婚事,但子鳳野心極大,不甘心就此作歸家娘過平淡生活,拒絕婚事。海敏自替紅歌星徐美芳設計新居後,聲名鵲起,大受行內人士賞識及注意,工作因而更為忙碌,對與志豪間之感情未免有所疏忽。志豪見海敏之事業成就遠遠超越自己,自卑感油然而生,二人感情起危機,幸朗賢及家裕向海敏加以提示,海敏亦醒覺到身處之形勢,對志豪加以遷就。...
  • 第20集
    伯勤與朗賢及志豪等出海垂釣,伯勤見志豪釣魚穩重有耐性,見微知著,對志豪更添好感。珊珊為免日在家與趙炳起衝突,欲到電視台當臨時演員,子龍阻止,寧願多做一份兼職以解決生活之緊逼,在阿彪介紹下,在阿洪之賭檔做睇場。阿彪等人惡向膽邊生,為求發財,不惜冒險綁架伯勤,向朗賢勒索五百萬,朗賢本欲報警,為秀芳阻止,宗持聞訊亦立即趕來相助。阿彪等指明要志豪往交贖款,志豪義不容辭,冒險相助,終救出伯勤,但自己亦受傷,送院救治。伯勤感志豪救命之恩,對他更是另眼相看,秀芳卻偶然得知淑梅與志豪之關係,從而猜出志豪竟就是伯勤與玉蓮之私生子。...
  • 第21集
    伯勤宴請志豪一家以示謝意,淑梅怕應酬而推辭不去。席間伯勤贈十萬元予志豪酬謝,志豪拒收。秀芳不知是否應對伯勤明言志豪身份,與朗賢商量,朗賢感事態嚴重,著秀芳有真憑實據方再作打算。朗賢借出場地予電影公司拍戲,引致火警,伯勤嚴厲斥責朗賢失職,故意在朗賢面前激勵志豪上進,以刺激朗賢發奮,卻反令朗賢對志豪起嫉妒防範之心,更勸秀芳把志豪之身世向伯勤保密。珊珊與子龍起爭執,志豪往茶樓勸子龍,被子龍安排與阿彪等人搭&...
  • 第22集
    65533;,時警察查出阿彪等人乃綁架伯勤之匪徒,往拘捕之,志豪慘遭無妄之災,被認為與案有關。伯勤懷疑志豪與綁匪乃同謀,將他停薪留職,朗賢乘機煽風點火,令伯勤對志豪的印象大改。志豪往找伯勤、朗賢解釋,二人俱不加理會,志豪見多年好友也對自己不信任,激憤之餘提出辭職。...
  • 第23集
    海敏見志豪無端被連累,加以安慰,但自己亦因志豪失業而對二人之前景感到茫然及擔憂。家裕不滿朗賢不信任志豪,對他冷淡,朗賢為討好家裕,敷衍地與志豪和好,志豪見朗賢態度欠缺誠意,知道二人已是舊情不再,內心不禁難過。子龍欠下大哥洪賭債二萬多元,沒法償還,大哥洪逼珊珊做舞女替子龍還債,珊珊別無他法,唯有依從。珊珊做舞女,大受歡迎,收入甚豐,很快便替子龍償還了賭債,但珊珊仍堅持做下去,好賺多一些錢,子龍反對無效,向志豪求助,但珊珊對志豪的勸解仍無動於衷。大哥洪得知子龍阻止珊珊做舞女,派手下毆打子龍,志豪亦慘受連累被打傷。...
  • 第24集
    珊珊得知子龍因自己而被打,加上子龍誠懇求諒,決定放棄伴舞。另一方面,海敏因龍、珊之事而怪責志豪好管閒事,二人起小爭執,幸二人終能互相體諒而和好。宗持聘海敏替皇室裝修,海敏因工作繁多本欲推辭,但經不起宗持之誠意游說而答允。志豪與子龍在何德介紹下,到清潔公司任清潔工人,上司阿漢招積自滿,對豪、龍頤指氣使,豪、龍強忍。子鳳參加紫荊花小姐競選,求得海敏答允做她提名人,又偽造家庭背景,國威本反對子鳳參選,但又不忍令子鳳失望,終答允支持子鳳參選。趙炳得悉子鳳選美,大怒欲加阻止,因而重遇文冰。趙炳對文冰當年拋夫棄子一事而冷言斥責,文冰默默忍受。文冰得悉子鳳乃她親生女兒,對她不禁另眼相看。子鳳雖是大熱鬥,無奈...
  • 第25集
    子鳳為向文冰報復,故意親近宗持,文冰大感痛心,宗持不明底蘊,以為文冰純屬呷醋,取笑她一番。海敏與家裕為使朗賢與志豪和好,暗中製造機會讓二人見面,但朗賢始終態度惡劣,不肯與志豪和好,家裕因而對朗賢更感不滿。正平對鐵葵行醫一事日益不滿,二人常起爭執,鐵葵一怒搬往與家裕同房而睡,與正平冷戰,家裕大感左右為難。素琴被鄰居誤會她與兆和之關係,以為她是不良婦女,一怒闖上梅家,要兆和隔日回家居住,兆和答允,並親向琴之鄰居澄清二人關係,風波才告平息。志豪被派往美格來清潔,遭阿Kent當眾侮辱,海敏偶然遇見,內心大為難過。為向志豪表示支持和鼓勵,海敏主動提出註冊結婚,志豪大喜,但在註冊當日,海敏因忙於工作終忘記...
  • 第26集
    志豪向海敏提出把婚期延迟一年,海敏同意。淑梅不禁替志豪担心,怕他始终会失去海敏。海敏之老板移民,把公司出让,海敏大为动心,无奈她与志豪之积蓄俱不多,没法成事,海敏大为失望。Connie负责一洋酒推广计划,客户却突然指定要子凤负责,Connie对子凤妒恨不已。子凤利用自己之美色,卖弄风情,备受男同事们追求,国威不满,要子凤收敛,子凤不理,反责国威一番。Connie无意中得悉子凤身世真相,通知记者往采访赵炳,把子凤之身世登于报上,子凤感颜面全失,诈病而不上班。文冰求得宗持出面把事件摆平,子凤大为感激,与文冰之关系好转。廖志刚追求子凤,向子凤强行索吻,国威赶至阻止,带子凤离去,子凤反怪国威多事。...
  • 第27集
    宗持得知海敏欠缺资本买下雅高,提出由海敏替他设计其家居布置,海敏因此而得到充足的资金买下雅高。国威无意中揭穿志刚私吞公款,志刚恐事败,贿赂国威,国威不为所动,把此事通知朗贤。新雅开张之日,众人齐向海敏祝贺,喜气洋洋,志豪亦抽空赶往,但因自卑而不敢久留,海敏内心大感难过。志豪被派往福临清洁,巧遇伯勤一家,志豪一时疏忽毁烂一名贵灯饰,伯勤以为他有心与自己作对,怒斥之,志豪欲解释,伯勤不加理会,忿然离去。秀芳见志豪落泊,内心有愧,赠志豪一笔金钱作补偿,志豪误会是伯勤有心侮辱其人格,拒绝接受。志豪找海敏诉苦,海敏忙于工作,无暇理会志豪,志豪更感郁闷,借酒销愁,醉后向海敏提出分手。...
  • 第28集
    志豪、海敏情海翻波,二人俱甚为苦恼,海敏更找家裕诉苦,家裕爱莫能助。海敏主动向志豪表示愿意与他甘苦与共,二人和好,但迅即又再为职业悬殊之关系起争执,二人再次决裂。朗贤布局取得志刚私吞公款之罪证,向伯勤及宗持揭发,并擅作主张向廉署举报,宗持对朗贤之处事手段不满。淑梅等人知道志豪与海敏闹意见,俱甚为担心,唯素琴则沾沾自喜。后志豪得苏定鼓励,而海敏亦想清楚,决为爱情放弃事业,二人再度和好。志刚哀求朗贤放他一马,朗贤冷言拒绝,家裕感朗贤无情及不择手段,对他更添不满。朗贤满心以为自己必可接替志刚之职位,却为宗持从中阻挠,朗贤痛恨宗持,决伺机报复。朗贤向家裕提出婚事,家裕拒绝。...
  • 第29集
    铁葵得知家裕拒绝了朗贤之婚事,劝家裕要考虑清楚,免得累己累人。朗贤对被拒绝婚事内心虽感不快,但仍耐心对待家裕,声言会一心一意等待家裕答允婚事。素琴见海敏与志豪复合,不甘海敏为志豪而牺牲事业,大为不满,唯兆和对志豪则充满信心。子龙勤于工作,珊珊却常与男友来往,子龙不忿,为求多赚些钱,怂恿兆和与苏定合作翻版录影带,和、定答允。阿汉夹带私逃,志豪在众工人推举下,代替阿汉出任工头,志豪开心之余,与海敏到澳门游玩。海敏常感肠胃不适,到医生处检查,医生怀疑她患上肠癌。...
  • 第30集
    海敏讹称到澳门小住,到医院详细检查。朗贤细心讨好伯勤,令伯勤对他好感大增,把皇室之百分之十的股份赠予朗贤,让他加入皇室之董事局。海敏证实患上肠癌,晴天霹雳,对志豪处处回避,藉词到澳门散心。海敏在澳门遇宗持及文冰,宗持无意中得悉海敏患上癌症,大为同情,表面上不动声色,对海敏开解一番。文冰见宗持对海敏细心,大为不快。海敏改变主意,决继续经营雅高。志豪不知袖里,带海敏往拜祭母亲,海敏触景伤情,偷偷落泪。...
  • 第31集
    海敏不忍拖累志豪,故意对他呼喝差遣,欲逼志豪知难而退,志豪对此却全不介意,对海敏充满信心。兆和等人察觉到海敏与志豪之感情有变,俱劝海敏要珍惜志豪,海敏有苦自知,更添神伤。文冰不满宗持与海敏来往,故意向娱记暗示持、敏有恋情,娱记把此事渲染报导,宗持对文冰不满,二人感情逐渐决裂。海敏利用此机会暗示对宗持有意,志豪对海敏之信心不禁动摇,内心不安。海敏感因自己而连累宗持与文冰分手,向宗持道歉,宗持说出早知海敏患上癌症一事,海敏向宗持尽抒心中积郁,宗持开解之。海敏为使志豪死心,故意声称不甘与志豪食贫,恶言侮辱志豪一番,志豪忍无可忍,怒掴海敏。...
  • 第32集
    志豪与海敏分手后,不停以工作麻醉自己,家裕婉言相劝,志豪全不理会。文冰欲与宗持重修旧好,宗持不加理会,只顾开解海敏,文冰大感妒恨。淑梅等见志豪颓丧失落,大感心痛,苦劝无效,淑梅求家裕往开解之,家裕虽尽力而为,但仍无功而回。文冰苦闷之余,与Cliff寻欢作乐,一时情不自禁与之亲热,遭宗持撞见,宗持大怒,决与文冰分手,文冰伤心痛哭。子凤应朗贤之邀,替福临拍广告,一举成名,大出锋头。时朗贤与家裕感情陷于低潮,子凤感到有机可乘,对朗贤之感情重燃。家裕再到志豪工作之处对他开解,误会志豪欲跳楼自杀,奋身相救,志豪深被感动。...
  • 第33集
    志豪被家裕之诚意感动,决抛开旧事,重新振作做人,淑梅等睹状大感放心。海敏得悉志豪终于对自己死心,心中不知是悲是喜。伯勤与秀芳出外旅行,把一切生意交予朗贤打理,朗贤飘飘然之余,立即答允投资Teddy拍片,由子凤出任女主角,子凤飞上枝头,不愿再被国威缠扰,向国威提出分手,国威难堪不已。迪行回港,代秀芳打理贤德会之事务,命家裕替孤儿院撰写宣传稿,家裕得志豪相助,成功完成任务,而迪行因此而重遇志豪。医生向海敏提出动手术以免病情恶化,但成功机会不大,海敏内心惶恐,到律师楼立下遗嘱,又往与志豪见面,但志豪态度冷淡,海敏黯然离去。海敏向素琴讹称到外国公干,入院做手术。因忍禁不住内心之恐惧,孤立无援下,通知宗...
  • 第34集
    海敏之手术成功完成,若五年内不复发便可痊愈,宗持接海敏到其别墅休养。迪行赏识志豪,决把其所有公司之清洁工作交予自志豪负责,志豪因而有足够资金经营清洁公司,事业再有新发展。海敏返家,素琴见她容颜憔悴,大感心痛,对她关怀照顾,海敏感动不已。珊珊与男友往看戏,被子龙撞见,二人起冲突,子龙盛怒下提出离婚,珊珊忿然而去,下落不明,子龙后悔不已。朗贤之新戏颇受欢迎,记者制造贤、凤之绯闻,二人本着互相利用,亦不作解释。铁葵提出到外国深造,正平得知铁葵此行乃与男同事邱医生同行,大力反对,铁葵心意已定,宁搬出屈家。家裕困扰之余,欲找朗贤倾诉,朗贤忙于新片,无暇理会,家裕失落神伤。...
  • 第35集
    家裕心情烦闷之际,偶遇志豪,志豪婉言开解她一番,家裕才稍舒愁怀。兆和不满海敏与宗持来往,更怀疑二人已有越轨行为,着素琴劝阻海敏,海敏更感烦扰。德叔见恚豪形单影只,欲撮合其侄女与志豪,但志豪无意再闯情关,婉拒德叔好意。铁葵起程赴外国深造,家裕机场送别,依依不舍。朗贤开拍新片,遭恶飞骚扰,Teddy请得捞家容出面相助,才把事件摆平。海敏恐日后自己病逝后素琴无所依靠,遂拼命工作以图多赚些钱予素琴,因此饱受顾客之无理要求,亦咬牙强忍。志豪之实力清洁公司有利可图,大肆庆祝,家裕瞒着海敏带她参加庆祝会,志豪对海敏虽以礼相待,但已全无感情,海敏不禁失落神伤,种种压力压逼下,海敏大受困扰,欲轻生自尽。...
  • 第36集
    宗持及时救回海敏,耐心地开解她,海敏终消除轻生之念。伯勤旅游归来,得悉朗贤斥巨资拍电影,甚不满意,要朗贤暂停拍戏计划,朗贤相求无效。及后伯勤发觉朗贤经营福临头头是道,加上其新戏又甚为卖座,伯勤才允朗贤继续拍戏。宗持对海敏日久生情,主动追求海敏,海敏受感动,二人共堕爱河,宗持更向海敏求婚,海敏答允。兆和对敏、持之婚事大为不满,淑梅开解之。志豪得知海敏婚事,表面上若无其事,内心则甚为痛苦,但仍强颜参加海敏之婚礼,祝贺她一番。秀芳当年为隐瞒玉莲之死讯,贿赂三姐之亲戚麦锦堂,向伯勤讹称二人私奔往印尼,此时锦堂突回港向秀芳勒索。...
  • 第37集
    秀芳唯恐当年骗局被伯勤识穿,忐忑不安,朗贤加以安慰,声称会妥善解决此事。志豪开工时不慎受伤,家裕大为紧张,陪他往医院诊治,对志豪细心照顾。朗贤发现家裕与志豪来往,大怒,斥责家裕,家裕感忍无可忍,与朗贤反面。朗贤心情苦闷,子凤乘虚而入向他投怀送抱,二人发生关系。后子凤发现朗贤只视自己为泄欲工具,愤恨不已。朗贤向家裕求谅,家裕不愿再生事端,表面上与朗贤和好。锦堂贪得无厌,向秀芳勒索三百万,秀芳无计可施,欲向伯勤说出真相,朗贤阻止,一方面求得捞家容派人殴打锦堂;另一方面,向伯勤说出真相,但仍讹称玉莲母子是难产而死。伯勤得悉一切,大怒,责怪秀芳,但细想始终是自己先对不起秀芳,终原谅秀芳。...
  • 第38集
    海敏从家裕口中得悉志豪之清洁公司刚失去一大客,刚巧皇室正征聘清洁公司,海敏往找志豪,提议他一试,志豪不愿领海敏情而拒绝。海敏找家裕代为说服志豪,迪行得悉此事,亦赞成志豪一试,志豪无奈依从,终成功接得此生意。伯勤得悉宗持聘用志豪,大表不满,朗贤推波助澜,暗示宗持徇私,伯勤内心更感不快。朗贤不满家裕经常与志豪来往,故意在志豪面前强行与家裕亲热,家裕尴尬之余,对朗贤更添反感。朗贤觊觎皇室财务总监之位,故意中伤宗持失职,伯勤因而欲把朗贤代替宗持继任财务总监,宗持从容应付,终使朗贤知难而退。朗贤发现家裕原一直暗中替志豪任会计,大怒,施计当众羞辱志豪,又使正平向家裕施加压力逼二人分手,家裕对朗贤绝望,提出...
  • 第39集
    家裕鼓起勇气向朗贤提出分手,朗贤自尊受损,以为志豪夺爱,借醉闯上豪家,殴打志豪泄愤。志豪为避嫌疑,劝家裕不要再替他埋数,减少来往,家裕感自己光明正大,不肯向朗贤屈服。子凤得悉朗贤与家裕陷入感情危机,向朗贤投怀送抱,甘作他的情妇。文冰睹状,暗替子凤担心。宗持提出皇室与外资机构联营,伯勤反对,二人起争执,朗贤乘机挑拨,伯勤更对宗持不满,施计推翻宗持之计划,更把朗贤提升财务总监。家裕不知不觉中对志豪已产生深厚之爱情,海敏察觉,鼓励家裕放胆与志豪相爱,但志豪却不愿夺朗贤所爱,拒绝家裕之爱意。朗贤苦苦哀求家裕复合,家裕全不理会,朗贤兽性大发,强奸家裕。...
  • 第40集
    家裕惨遭朗贤污辱,悲愤之余,向海敏求助,但讹称不认识行凶者,海敏主张报警彻查,家裕阻止,只允到海敏家暂住休养。朗贤之新戏制作费超出预算,朗贤严词斥责Teddy,决拉拢国威冒险盗用皇室资金周转。淑梅高血压,兆和等大紧张,细心照料,海敏亦前往探望,乘机鼓励志豪接受家裕之爱意,志豪无动于衷。宗持对皇室之帐目起疑,国威忐忑不安,加上新戏收入奇差,朗贤陷入经济危机,时伯勤把福临之大权交予朗贤,朗贤决利用福临之资金周转。德叔欠下贵利钱债,没法偿还,贵利到清洁公司捣乱,德叔引咎辞职。家裕返回屈家,朗贤再向她求婚,家裕早已心死,冷言逐朗贤离去,朗贤激愤下向子凤提出婚事。...
  • 第41集
    朗贤向伯勤提出与子凤之婚事,伯勤夫妇大感诧异,但亦不加反对。而赵炳则对此婚事甚为不满,大发雷霆。正平亦因此事责难家裕,家裕不胜其烦,搬离屈家自住。志豪对家裕之感情压力随着朗贤之婚事而消除,欲与家裕重新开始,但家裕自愧已失身于朗贤,不肯再与志豪来往,最后更说出被强奸一事,志豪大感懊悔愤恨,冷静后终能抛开枷锁,与家裕共堕爱河。朗贤恐赵炳粗鲁失礼,着子凤叫赵炳不要出席其婚礼,子凤无奈依从,赵炳大感心痛愤怒。朗贤之经济陷于困境,子凤发觉,欲出卖色相赚钱助朗贤,朗贤及时发觉阻止,斥责子凤一番。捞家容怂恿朗贤合作打劫福临,朗贤为解决解经济问题,不惜铤而走险,答允合作。朗贤子凤结婚当日,捞家容在朗贤提供之资...
  • 第42集
    兆和伤重而死,海敏等悲恸不已,志豪誓要替兆和报仇。众匪欲逃往别处躲避,嫌德叔受伤碍事,要杀他灭口,德叔奋勇逃脱,为一乡民所救,德叔通知志豪赶往相见,告知志豪此次事件乃伯勤幕后主使后伤重而死。朗贤欲把赃物出手时,警方在志豪之线报下,往拘捕伯勤,当场搜出赃物。伯勤心知此乃朗贤所为,以为纯是讹骗保险金,不忍他就此断送前途,代他顶罪。开庭审讯之日,淑梅巧遇秀芳,认出她乃当年玉莲之好友,但为免扰乱志豪心神,不加宣扬。而志豪则在庭上指控伯勤乃主谋。...
  • 第43集
    伯勤被判还押监房候审,秀芳大为痛心。淑梅告知志豪当年玉莲自杀真相及秀芳之身份,志豪百感交集。宗持往探伯勤,猜出伯勤是替朗贤顶罪,伯勤求宗持收购其皇室股份以周转福临,宗持答允。伯勤心脏病发,秀芳不忍伯勤捱苦,向志豪揭穿其身世,劝志豪放过伯勤,志豪对秀芳之动机怀疑,未肯相信,二人谈话被主控官听见,于庭上当众宣扬,伯勤大受刺激晕倒。志豪对自己之身世大感疑惑,秀芳求家裕相助,以玉莲当年之遗书为证,志豪更感矛盾。伯勤往找志豪,志豪不肯与他相认。伯勤心伤之余,往拜祭玉莲,志豪见他痴情,不禁心动。伯勤改立遗嘱,朗贤得悉,以为会对己不利,恶言顶撞伯勤,伯勤受刺激不支晕倒,情况危殆,宗持带志豪赶往相见,志豪终肯...
  • 第44集
    根据伯勤立下之遗嘱,志豪承继其大部分产业,志豪本不愿接受,宗持及淑梅加以开解,志豪才肯承受伯勤之遗产。秀芳要求志豪让朗贤加入福临,宗持提醒志豪要防范朗贤,志豪拒绝秀芳。宗持查出朗贤及国威亏空公款,要对付二人,文冰为子凤着想;志豪亦在淑梅哀求下,纷向宗持求情,宗持才肯放朗贤、国威一马,要二人填数及辞职了事。志豪购下一豪华住宅,接淑梅一家往住,国威不肯受志豪恩惠,宁独居于旧屋。志豪初接手管理福临,大受压力,家裕加以鼓励安慰,志豪决全力发奋。...
  • 第45集
    朗贤假装悔改,博得秀芳及志豪之同情,志豪终答允让他重新加入福临工作。朗贤重返福临负责推广计划,成绩卓越,志豪遂成立业务推广部,由朗贤打理。苏定与赵炳合作打理实力清洁公司,聘用一批释囚做工,迪行回港发现此事,感到不满,志豪加以调解,迪行才肯由得苏定继续经营。志豪要将福临操作电脑化,朗贤提出由国威担任,志豪答允。志豪与家裕感情日益深厚,海敏目睹,百般滋味。珊珊陪客到福临购物,遇子龙,珊珊逃去无踪,子龙见珊珊自甘堕落,大感痛心。志豪感与家裕之感情成熟,向家裕求婚,家裕答允。正平提出不准翁平参加婚礼,家裕大感为难。铁葵回港准备参加家裕之婚礼,亦只能暂居皇室,后得宗持调解,正平才肯罢休。海敏戮力助志豪筹...
  • 第46集
    志豪知道海敏是因患上癌症而故意与自己分手,大感内疚,要作出补偿,向家裕提出把婚事拖延,直至海敏五年后不再病发才再作打算,家裕黯然答允。朗贤得知志豪要延迟婚事,以为是因为家裕曾被他污辱,遂往找家裕,声称愿与子凤离婚而与家裕结合,家裕感受侮辱,怒掴朗贤。朗贤斥责子凤泄愤,子凤气极离家,找国威诉苦,二人意乱情迷发生关系。海敏劝志豪与家裕结婚,志豪虽感有愧于家裕,但亦忘不了海敏之恩情,甚感痛苦。海敏心底实亦仍深爱志豪,但宗持对她恩深情厚,海敏亦甚感痛苦。宗持向海敏坦言心中爱意,海敏大受感动,决留在宗持身边。家裕决与铁葵到英国散心,志豪至此才发觉不能失去家裕,向她重提婚事,二人终解开心结,结成夫妇。...
  • 第47集
    志豪与家裕之婚宴上,朗贤到贺,家裕忐忑不安。席间,海敏不支晕倒,志豪大为紧张,家裕看在眼里,心中不是味道。散席后,正平送铁葵回酒店,二人各自让步及互相体谅,两夫妇终和好。珊珊沦为舞女,与捞家容搞上关系,捞家容逼朗贤合作,设局使冯超信任朗贤,从而安排捞家容两名手下阿深及阿成混进福临之工场工作。子龙得悉珊珊做舞女,往舞厅找她,劝她回家,珊珊自卑,不肯随子龙回去。海敏之病情反覆,志豪显得万分紧张,家裕心中不快,淑梅察觉,劝志豪莫要忽略家裕感受,志豪却对家裕充满信心,一笑置之。皇室计划在新加坡兴建酒店,宗持被派往策划,要在新居住一段长时间,海敏决定同行,众人依依送别。...
  • 第48集
    龙子咏麟乏人照顾,志豪着子龙把咏麟寄养沈家,由淑梅与家裕照顾,子龙答允。珊珊挂念咏麟,往接他放学,带他四出游玩,淑梅不知袖里,以为咏麟失踪,虚惊一场,后咏麟安然家,众人才放心。捞家容为方便森、成在工场改装贼货,逼朗贤再次合作,设计辞退工场管工七叔,由阿森补上,朗贤无奈就范,心中大为气愤。子凤欲复出拍戏,征询朗贤,朗贤醉酒,迷糊中答允,及后又出尔反尔,怒斥子凤,子凤大感委屈,找国威申诉,二人再发生关系。素琴突接获海敏夫妇回港之消息,众人往接机,赫然发觉宗持已不良于行。...
  • 第49集
    原来宗持因一次意外,扭伤脊骨,弄致下半身瘫痪,志豪等闻讯,不禁黯然神伤。宗持自遭变故后,脾气变得暴躁多疑,更怀疑海敏嫌弃自己,与志豪重燃爱火,因而经常乱发脾气,海敏强自忍受,细心照顾宗持。宗持生日,文冰等一班皇室同事不请自来替宗持庆祝,宗持以为是海敏有心令自己在众人面前出丑,盛怒中向素琴揭穿海敏身患癌症一事,素琴晴天霹雳,心痛欲绝。海敏为全心照顾宗持,托志豪将雅高出让,宗持却误会二人有染,逐海敏离家,志豪细心安慰海敏,却又使家裕误会二人旧情未断。宗持精神大受困扰,一时想不开欲轻生自尽,海敏及时阻止,声言对宗持之爱至死不渝,并发誓此后不再见志豪,宗持感动,与海敏和好。家裕有孕,但为使志豪与海敏复...
  • 第50集
    秀芳得知家裕有孕,甚为欢喜,亲上沈家,赠予家裕杜家传家之宝。朗贤大为妒恨,藉词上沈家向家裕祝贺,令家裕大感不安。志豪往访宗持夫妇,海敏碍于对宗持之誓言,对志豪冷淡,志豪明白到海敏之处境,无奈离去。捞家容逼朗贤答允把贼货以福临之名出售,朗贤不甘长期受捞家容箝制,提出五五分账,捞家容答允。志豪到泰国倾生意,要国威同行,国威起行前约子凤见面,子凤多番摆脱,不果,被文冰发现二人,文冰劝子凤应要全力挽回与朗贤之婚姻。子凤发现朗贤搭上舞女阿May,往找珊珊相助,设局使朗贤抛弃阿May。子凤又改变态度,对朗贤温柔顺从,终与朗贤和好。淑梅到福临探志豪,突然不支晕倒。...
  • 第51集
    淑梅晕倒,朗贤急送她入医院,经诊治后证实只属疲劳过度,志豪才感安心,并对朗贤感激不已。冯信提早退休,志豪本打算提升子龙,子龙却因感情关系而未能专心工作,志豪唯调冯超接替冯信掌管营业部,会计部则由国威打理。子凤有孕,朗贤大喜,对她呵护有加,子凤大感心甜。赵炳闻讯,亦原谅子凤,对她关怀备至,子凤感动不已。冯超无意中发现朗贤之恶行,朗贤与捞家容威逼利诱,使冯超答允同流合污。朗贤从蛛丝马迹中怀疑子凤与国威有染,设局使凤、威见面,国威向子凤声称怀疑子凤之胎儿乃其骨肉,朗贤大为震愤。...
  • 第52集
    朗贤洞悉子凤与国威之奸情,大为愤怒,更猜疑子凤之胎儿不属自己,但朗贤表面上却不动声色,密谋对策。泰国商人秦先生来港,找志豪商量与福临合作一事,志豪对福临前景充满希望。一夜,朗贤与子凤驾车回家,朗贤想起凤、威之私情,妒火中烧,疏忽驾驶,以致汽车失事,子凤小产,朗贤大感快慰。捞家容两手下从朗贤口中得知秦先生与福临交易,往劫秦先生,被志豪撞破,两匪为逃脱而挟持海敏,志豪奋勇相救,救回海敏,两匪则逃脱。志豪在一慈善拍卖会上,发现一刻有福临字号之首饰,产生疑心,高价把首饰买下。...
  • 第53集
    志豪与子龙暗中调查,终查出国威偷卖贼货,志豪质问国威,国威说出朗贤为主谋,志豪更感愤恨心痛,逼国威自首,国威不肯逃去,淑梅声泪俱下求志豪放过国威,志豪心中矛盾万分。国威通知朗贤共谋对付之法,朗贤却把罪行推卸,国威声称有数簿可指控朗贤与捞家容,朗贤才允助国威与冯超逃离香港。志豪决放过国威,但发现他已失踪,往质问朗贤,朗贤推说全不知情,更自动辞退福临之职,志豪苦无证据,奈他不何。国威临离港之际,约子凤见面,告知真相,并把数簿交予子凤收藏。朗贤与捞家容决杀人灭口,冯超惨死,国威重伤堕海失踪。子凤猜出一二,对朗贤之冷血行为大感心寒。一日,警方突往搜查福临,声称怀疑福临卖贼赃,志豪为之愕然。...
  • 第54集
    志豪被警方追查福临卖贼赃一事,志豪被逼供出一切,警方找朗贤询问,朗贤推得一干二净,反诬陷志豪,但秀芳已对朗贤起疑。福临因此事而声誉大跌,不少顾客退货及停止生意来往,福临陷于困境,志豪毫不气馁,决全力度过难关。冯超之尸体被发现,警方怀疑与案情有关,志豪等从而担心国威之安危。家裕不惜长途跋涉往替志豪拜神,影响胎儿,入院休养,海敏往探望,却引起宗持误会,猜疑海敏与志豪再度旧情复炽。朗贤逼志豪高价购买其福临股份,否则卖予贵利,秀芳得知,直斥其非,揭穿他当年主使匪徒打劫福临一事,海敏至此才得悉朗贤乃杀父真凶,要宗持助志豪联手对付朗贤,宗持冷言拒绝,直斥海敏与志豪有私情,海敏不堪受辱,愤然离家。...
  • 第55集
    海敏与素琴搬往酒店暂住,并把宗持所赠之屋契及股票等全部退回宗持,宗持痛苦不已。秀芳不忍福临倒闭,变卖产业资助志豪,志豪本不肯受秀芳之恩惠,在海敏等苦苦相劝下,才肯答允秀芳相助。朗贤不忿秀芳助志豪,冷言直斥。秀芳对朗贤心灰意冷,搬往斋堂居住,志豪等不忍秀芳孤苦伶仃,接秀芳回沈家居住,朗贤往沈家要抢回秀芳,家裕等阻止,朗贤不忿离去。家裕动了胎气,入院留医,幸无大碍,志豪等才放心。朗贤经营珠宝公司,把福临之职员撬走,子龙盛怒下打伤朗贤,朗贤要志豪登报道歉才肯不控告子龙,志豪唯忍一时之气,答允朗贤之条件。宗持偶然间听到海敏与志豪之对话,得知海敏对他一片情深,不禁自愧感动。...
  • 第56集
    宗持故意接近朗贤,又当着他面前向海敏提出离婚,朗贤信以为真。但原来宗持为向海敏赎罪,替她报仇,故意取朗贤信任,从而搜集其犯罪证据。捞家容逼朗贤合作卖贼赃,朗贤坚拒,只肯借工场予他改装贼赃。朗贤与宗持合办珠宝展览,海敏不忿,直斥宗持,宗持大为心痛,朗贤凭蛛丝马迹,洞悉宗持计划,密谋对策。捞家容再逼朗贤助他卖贼赃,时宗持亦主动试探与朗贤买贼赃,朗贤心生一石二岛之计,同时对付捞家容与宗持。朗贤介绍宗持与捞家容交易,自己则临时离去,通知警方,捞家容以为宗持出卖他,展开枪战,捞家容惨死,宗持受重伤。海敏从宗持之录音带中得知宗持之苦衷,大为感动,赶往医院探望宗持,宗持终在海敏怀中安然而逝。...
  • 第57集
    朗贤为进一步打击志豪,利用曾污辱家裕一事,再三威胁家裕与他会面,家裕逼于无奈,内心痛苦不已,志豪虽感家裕行动有异,但亦猜不透内里因由。朗贤逼家裕陪他到别墅度生日,欲强吻家裕,家裕纠缠间胎儿作动,朗贤唯急送她入医院。志豪等接获消息,急赶往医院,家裕诞下一子,母子平安,志豪开心之余,却发现原来是朗贤送家裕入院,内心不禁疑惑。豪子满月,志豪宴请亲友,朗贤突逼家裕往见他,志豪发现,误会二人有私情,家裕唯有把真相告知,志豪对朗贤恶行切齿痛恨。志豪盛怒下往找朗贤算帐,二人纠缠,家裕赶至劝阻,混乱中被路过汽车撞死。朗贤因家裕惨死,心中亦甚难过,此时,朗贤忽接国威之电话。...
  • 第58集
    国威以数簿向朗贤勒索,朗贤猜到国威必与子凤联络,遂暗中监视子凤行动。国威与子凤联络,着她把数簿交回,子凤欲把数簿带往交予国威之际,朗贤赶至,欲抢数簿,子凤情急向秀芳说出伯勤是被朗贤气死一事,秀芳心痛愤怒,阻止朗贤取数簿,时国威突至,抢走数簿逃去。国威勒索朗贤一百万,再约子凤一起逃亡,但交易时朗贤杀死国威,子凤苦候不见国威踪影,对其安危担心不已。国威之尸体被发现,淑梅等悲恸万分,子凤心灰意冷,决即与朗贤离婚。志豪为向朗贤报仇,在珊珊相助下,向捞家容之手下说出朗贤出卖捞家容真相,与他合作,布局要使朗贤倾家荡产,自走灭亡之路。...
  • 第59集
    朗贤经济陷于困境,计划命手下打劫自己之珠宝公司,骗取保险金,志豪收买朗贤手下,故意失手被捕,指控朗贤为主谋,朗贤因而被警方调查,面临坐监危机。志豪为逼朗贤至绝境,故意把真相告知朗贤,诱朗贤杀他,朗贤中计,陷入警方包围,朗贤冒死突围逃脱。海敏不满志豪为报仇而不择手段,加以劝阻,志豪不听,海敏气极而走。警方悬红通缉朗贤,朗贤之手下贪图赏金作反,与朗贤纠缠,结果警方发现一血肉模糊尸体,有朗贤之身份证,遂以为朗贤已死。子凤决到日本深造,向赵炳辞行,父女终于和好。子龙极力游说珊珊和好,本有转机,但赵炳极力反对,珊珊伤心而走。海敏决离开香港,与素琴到瑞士定居,临行前与淑梅等人及志豪往访秀芳,时朗贤刚往找秀...
  • 生命之旅分集剧情  第1集

    沈玉蓮把與杜伯勤生下之私生子沈志豪交托與鄰居陳淑梅撫養後,跳樓自盡。嚴秀芳接獲消息後趕至,在三姐慫恿下,拒絕撫養志豪,並將此事向伯勤隱瞞。淑梅因夫蘇定吸毒好賭,經濟拮据,無奈送志豪到孤兒院。志豪在孤兒院結識李國棟,二人成為好友,互相照顧。秀芳多年無所出,決到孤兒院收養孤兒,秀芳本選中志豪,但志豪不忍國棟失望,故意生事,引秀芳反感,秀芳終選中國棟帶回杜家收養,改名杜朗賢。多年後,朗賢外國留學歸來,在伯勤之福臨金行中任職,並往訪在電視台任護衛員之志豪,老友重逢,暢談一番。淑梅生日,志豪與淑梅之情夫谷兆和本打算齊替淑梅慶祝,但兆和臨時被其妻鄧素琴召回家,淑梅內心不禁失落。谷海敏為工作偷偷潛入電視台,剛巧一變態狂徒大鬧電視台,志豪、海敏齊被挾持。更多详情 
    • 1.0分第02集

      木棘证人粤语

    • 2.0分第33集

      锦绣南歌粤语

    • 7.0分第01集

      木棘证人国语

    • 3.0分第16集

      使徒行者3粤语

    • 分集剧情25集全

      机场特警

    • 分集剧情30集全

      黄金有罪

    • 分集剧情30集全

      战毒

   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
   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发邮件至 (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。)

    Copyright © 2017 - 2018 | Design by 飘花电影网(www.3eyy.com

    电影

    剧集

    综艺

    动漫

    角色

    明星